Karry丨战逸天

一个大一的粉凯源小萌新,敲喜欢卖萌哒😜😜😜

狼少年(15)

“不吃煎蛋也可以,但是……”王俊凯面对这样执着的王源,也就没有继续坚持要吃煎蛋,反而是一脸邪笑地看着王源,“小白狼,我饿了,那我就……吃你吧。”

说罢,王俊凯便一把抱住王源,嘴唇不断贴近王源,但是王源要是那么轻易就让王俊凯亲到就不是王源了,他不停地推着王俊凯,不让王俊凯继续贴近。

王俊凯一脸欲求不满的看着王源,“我想要嘛!”

“你还没有刷牙洗脸,快去刷牙洗脸。”王源一脸嫌弃地看着王俊凯眼角的白色颗粒。

王俊凯一脸委屈,但还是放开王源,快速地去了洗手间,源源的意思就是去刷牙洗脸就可以亲他了嘛。

王源见王俊凯在洗手间里很久没出来就去看看;王俊凯正在刮胡茬,下巴满是白色的泡沫,见王源进来,刚刚求吻被拒的怨念还在,一个邪恶的念头便出现在他脑袋里。

王源一靠近王俊凯,王俊凯猛地将下巴凑到王源脸那里,王源的脸也多出了一片白色泡沫。

王源内心腹诽,明明小凯比自己还大,却比自己还幼稚;王源怕是忘记了之前自己还是狼形态的时候做出的各种无赖的事……

最终,早餐还是以王俊凯给两人做了三明治为结束;吃完早餐,两人百无聊赖地聊了会天,聊天内容无非就是王俊凯或者是王源小时候的故事,而且王俊凯还问到了“妖管局的规定”。

王源虽是有些奇怪,王俊凯会问这个问题,但是还是一一回答了,譬如和人类做朋友有什么惩罚、私自在人类面前变身会怎么样……

聊了会儿天,王源便拉着王俊凯做题去了,毕竟虽然他的学习能力强但是没有人教还是不会的。

于是,两人就在题海中度过了一个温馨的周末。

星期一,王俊凯和王源走得很近的消息大家都知道了,所以也没有必要分道走,反而是大大方方地一起去了学校。

一进校门,当然是免不了女生都在花痴,并且拍照;程欣这时候也从自习车棚那走了过来,王俊凯和王源那里挤着一堆人,程欣当然是看到了,她心想: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!

“铃铃铃……”上课铃声响了,王俊凯和王源身边的女生都作鸟兽散,程欣这才走进他俩,“hi,俊凯,小源,早上好。”

两人都没有回应程欣,王俊凯是因为不想回答,特别是他发现程欣叫源源为“小源”,这可大发了,我们凯神的醋坛子又一次成功地打翻了;而王源却是不知道在想什么……

程欣面上尴尬,眼底闪出一抹厉色。

一行人来到高一教学楼楼下,王俊凯目送王源和程欣两人走上楼梯,心中那个决定越发坚决了。

高一x班:

“同学们,翻到课本第118页……”老师便开始在讲台上声情并茂地讲课,而王源的思绪不知飘飞到了哪。

任课老师的声音戛然而止,一个移动速度极快的白色异物朝着王源的课桌袭来,全班同学都向着这个粉笔行了一个注目礼,这个任课老师手法也是极其的精准,粉笔准确无误地落在王源课桌上。

粉笔的出现让神游的王源回到现实,王源的眼中带着生理性的水珠,迷茫地看着四周,那模样简直不要更可爱。

要是王俊凯在这,瞧见王源这副模样,怕是要狠狠蹂躏一番。

“王源,你来回答这道题。”任课老师一脸严肃,虽然其他老师都很喜欢这个乖巧又聪明的王源,但是他却不认为在上课时候走神是个好学生。

王源站起来,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程欣在纸上快速地写下答案,示意让他念出来,“由于……”王源不疾不徐地说出答案,让任课老师没法,只得让他坐下。

王源坐下后,一脸谢意地看着程欣,用嘴型说了个“谢谢”……

下课后,王源再一次向程欣道谢:“刚刚上课的事,谢谢你啊,要是以后有什么事,我王源能帮的一定帮。”

程欣嘴角含笑地说:“没事,毕竟你是我的同学嘛,而且同学之间更应该互帮互助嘛。”

程欣越是表现得不在意,王源就越觉得要感谢她。

要的就是这种效果,看来,计划会进行得更加顺利呢!

……

在学校的时间似乎过得很快,放学的时间很快就到了,今天轮到程欣值日,即使程欣很坚决地拒绝王源的帮忙,但是王源还是厚脸皮地留下来帮程欣值日。

王源和程欣在教室里愉快地进行着值日,而教学楼下站着黑着脸的王俊凯,在楼下等了很长时间也不见王源下来,王俊凯就随手找了个同学问了一下,才知道,原来王源正在帮程欣值日呢!

原本,早上王俊凯就打翻了醋坛子,现在王源还和程欣走得那么近,王俊凯压抑了一天的怒火彻底爆发了。

王俊凯捏紧了拳头,一拳打到了墙上,发泄了一会儿,就大步流星地走出校园。

王俊凯走后,王源和程欣有说有笑地一起走出教学楼;在教学楼门口旁的大树后面走出一个面色阴沉的男生。

王源和程欣,本就是男帅女美,自然是引得其他同学的羡慕,也有一些同学拿出手机拍照,王源因为和程欣聊得很认真,没有发现;而程欣却是知道,但也没有阻拦那些同学。

那么第二天,就会有一些王俊凯不想看到的消息吧!想到这里,程欣眼底出现一抹阴沉,但也只是一瞬间,很快那抹阴沉便消失,让人察觉不到它来过的痕迹。

王源和程欣分道扬镳之后就回家了,王源拿出钥匙打开门。此时,王俊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一脸愤怒;手上在学校发泄锤墙受的伤没有包扎,从伤口中渗出丝丝鲜血,看得有些恐怖。

王源看着这副样子的王俊凯,有些不知所以然,看到王俊凯渗血的手,便去那药箱,拿出酒精,“有些疼,忍着点”,说罢,王源开始小心翼翼地用酒精为王俊凯的伤口消毒。

王俊凯在王源用沾着酒精的棉棒触碰到伤口时,一把甩开了王源的手;站起身,离开客厅,回了他自己的房间。

王源即使再不知道,王俊凯刚刚那样子是为什么,但是也察觉出了王俊凯生气了,而且还是生他的气。

王源闷在心里的一天的事情,再一次涌出心头,他开始慌了,他怕,他怕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……

王源走到王俊凯的房间门口,门并没有被王俊凯反锁,只要一推王源便能进去,这是王俊凯在给王源解释的机会,王源那么聪明,怎么会不知道,但是王源并没有推开门,因为他怕……

王俊凯听到了王源走到房间门口的脚步声,他的内心有一丝窃喜,他心想:要是源源现在告诉我不是我知道的那样子,是有原因的,再哄哄我,那我就不在生气了。

但是王俊凯迟迟没有等到王源开门,王源在门口纠结了许久,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推开那扇门,那扇阻隔了他俩的门……

夜幕降临,窗外一片黑暗,只有寥寥几颗星星点缀在空中,让夜空不那么单调。

王源躺在客房的床上,望着天花板,想着小凯为什么会生气,怎么样让他消气?还有小凯到底是不是……

想了一晚上,王源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,直到天灰蒙蒙亮,他才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出来洗脸刷牙;而在自己房间的王俊凯也不例外,他也失眠了,他一晚上在想是不是自己不该因为那点芝麻绿豆的小事,生源源的气呢?想了晚上也未果……

评论(4)

热度(16)